2010’04.02・Fri

延續(這年頭後媽太強悍,只有自我YY聊以慰藉)

以下與現實人物及團體事件無關,最多算某人因為被某非現實產物刺激以後自我安慰而寫的一些猜測類廢話(大概

僅供發洩使用。以上!

 


 

當然羅耀陽的反應早就在他心中反復考慮過,可臨到真正面對的時候卻還是覺得胸口有些悶悶的生疼。

那個人因為生長環境的約束不似現代人對感情的毫不顧忌。

可付出的感情不可能那麼容易就能夠收回,他知道,他也明白。

在那空白的三年裡其實他已經明白自己的心,就如同皇后說的“問問自己的心,看看自己究竟想要的是什麽”

所以也許他們需要的不過也就是時間而已。(妄想著)

相認之後日日的陪伴不少於往日的接觸,孰能忍受,孰能忍耐?

看得到卻不能觸碰的所謂禁忌不過也就看自己願不願意而已,困難卻也不難。

可以想像他日後的痛苦,可難道周奕不痛?不苦?

當確認與皇后的關係,他不是沒退縮過。

他覺得自己其實早已不需要家族庇佑,只想享受片刻幸福。

為何獨自忍受,為何遲遲不說,為的不過是那如同陽光般的溫柔愛護,並非親情只關乎愛。

可還是親口說出真相,親手將那人推離自己,誰敢說不痛呢?

痛啊,從四肢到內臟,沒有一個地方不如針紮刀絞。

如果結局依舊是不得善終,不如不愛!不如不愛!

 

 

約摸多年后當年的太子已成為聖德明君,伴隨左右的是當年摯愛卻如今只是兄弟的小狐狸。

當忍無可忍的時候希望周奕能選擇離去,最好是離去,不用完全斷絕交往,只是周遊列國也好,至少讓他能夠找得到他。

雖然當時他已經將愛情結果預計到,可離去卻也許能刺激到帝王心底那還未泯滅的愛戀。

畢竟有過情有過欲。

親情和愛情最大的不同便在於情欲。

試著放縱自己一次,就拿周奕的比喻來說,即使成年人被教育著不再尿床,可誰沒有過一次或兩次的意外呢。苦笑

打心底希望這兩個人能夠廝守,無關性別,無關親情,只談愛,只有愛。

希望他們幸福吧,請幸福吧。

Categorie:突發口胡  引用:(0) 留言:(0) TOP

Next |  Back
Post your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Next |TOP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