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3.26・Thu

比起老闆娘,我覺得還是媽媽桑這個稱呼更有萌點~

BO這種東西寫完了人家再來看沒什麽問題,可是如果在寫的過程中有個人就坐在身邊一刻不停的看著,那就像便秘拉出不屎來的感覺(——好髒。。。OTL

下面是很久以前就構思了的一點點小廢文,總之我也是沒有寫長篇能力的人。。。看天。。。

題目《叛》

跳躍思維有,請點開觀看——




SIDE 1:

只是簡單的說了一句“我進來了”,來人便輕推開面前和室的門走了進去。

這是一間任何大戶家裡都會看得到風格相當簡約的房間,大概只有4到5個榻榻米大小,進門右手邊的墻上掛著一個寫有“凈”字的卷軸,下面的小木臺上一隻搭配著幾片綠葉的純白色梨花枝插在深青色的花瓶內,給原本感覺死氣沉沉的房間內增添了些許的生氣。

這些都是姬羅伽早已熟悉的擺設,可每次來他都沒有心情去欣賞這裡的主人的精心布置。

他的目光一動不動的盯著眼前人的背影,心裡有著些許的困惑。

“啊,你來了”沉默了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后,那人好像剛發現屋裡還有另一個人似的,將眼光從翠綠的庭院中收回,轉向來人。

“……”姬羅伽沒有應聲,他知道這個人并不需要他的回答。

“呵,這是你這次的任務。”那人輕笑了一聲,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一張紙遞到姬羅伽的面前。

“!!”他看著紙上的內容,有些不可置信,“爲什麽?”

“難道你忘記了么”那人又轉身過去,沉默了一陣“……從你一踏進這個房間之時,就沒有疑問和拒絕的權利。”

即使語氣那樣的輕鬆,可姬羅伽依舊有種被什麽勒住喉嚨的感覺,喉頭不自覺的“咯”了一聲,他朝他點了點頭,退出了房間。

“呵呵”

抬手遮住庭院外射進來的陽光,房間里的男人嘴角微翹,顯然很滿意對方的表現。




SIDE 2:

起初以為會很困難的事情,卻在做過之後突然發現也不過如此。

姬羅伽看著自己的佩刀穿過對方的身體,心裡沒有曾經想象中的難過,相反有那么一絲絲的竊喜與興奮。

對方就這樣直直的盯著他,眼里有些莫名的東西。

他終於看到我了,他的眼中終於只剩下我一個人了。

可是這樣自己就很滿足了么,這些才是自己所想要的么?

“這樣你就滿足了么?”頭頂傳來熟悉的聲音,姬羅伽驚得往後猛退一大步,卻沒想到撞上另一具溫熱的身體。

“這就是你想要的結果么?”這邊也響起了那個自己就是到死也絕不會認錯的聲音。

“阿……阿B,啊,不,主人!”

姬羅伽神色慌亂的看著身邊兩個擁有一模一樣臉孔的人,不知道目前到底是怎么樣的一種狀況。

“呵呵~”好像很欣賞對方的表情,B抬手掩了一下鼻子輕聲笑開。

姬羅伽看著他往自己這邊走來,無法抗拒的向後退了兩步,可對方的目標好像并不是自己。

B走到那個和自己擁有一個模樣的人身邊,輕拍對方的肩膀,就見那個剛剛被殺死的人從肩膀處的衣服開始撕裂,直到露出他原本的樣子。

“啊”是那個人!那個讓自己殺死這個嘴角一直掛著微笑的男人。

姬羅伽明白自己這次絕不可能從這裡走出去了,他手上的刀掉落到腳邊,身體也不自覺滑落的地上。

“你以為,你有多了解我呢?”推開那具漸漸冰冷的身體,B沒有看那個背叛自己的男人,留下一句大概只有他們兩個人才了解含義的話,頭也不回的走出房間。

姬羅伽坐在地上一動不動,他垂下頭閉上眼睛,任絕望在心中無限擴大……

Categorie:突發口胡  引用:(0) 留言:(0) TOP

Next |  Back
Post your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Next |TOPBack